新闻资讯

  • 在这一年里,我也得到过几次表扬。老实说,我却很纠结:为什么每一次这种肯定性的评价并未给我带来丝毫的荣耀感,相反却一再地受到刺激?我有时也反过来劝劝自己,既然被肯定了,就大大方方地接受嘛,但是,我发现我真的做不到。我深深地明白,这些印象并非我本人,任何印象都是主观的,至于我本人到底是啥样的,我也不晓得。悲催啊!每一次来自不同方面的肯定,都更加赤裸地显现我的有限。或许这就是存在性忧虑吧,也或许正是这个才是我如此忧郁的症结之所在。也因此,常常不禁追问:岁月,我真能如人所言地信任你么?

  • 当我说出这些的时候,让大家吃惊了,诧异了,没想到一直文弱的我会如此直接地将我的想法说出来。也就在结题通过那天的聚会上,慧,我曾经最期待的一个认真的同事在我面前哭了,为她自己的轻率,也因为她对我的曾经的不信任,还因为她在那一刻对我的感谢和体谅。而我心,在那个让大家欢喜的夜晚,竟然静若止水,甚至觉得之前自己都似乎没有必要发火。

  • 常想,阅读是和一个人的生命息息相关的。阅读会让生命怎么样?更精彩?不,我不愿意用精彩一词来形容有了阅读经历的生命。那该用什么词呢?我选择“丰富”。

  • 这学期的研课较上学期不同的是,在参加网师研课的同时也多地着手了实际课堂的框架尝试。起先,拿着研课课程以往讨论过的课题,重新整理框架,在班上实施,然后整理授课记录,一遍遍地读,一遍遍地反思;接着,也尝试着不同文体、不同类型的文本。有时也把整个教研组召集来,一起听听,随便评评,偶尔也请网师同学谈谈看法,倒也其乐融融。

  • 没过多久,虚闾权渠病逝,匈奴是内忧外患,终于爆发了“五单于”之乱,从此一蹶不振。赵充国在几乎没有死伤一兵一卒的情况下,竟然在数年内搞定了强大的匈奴,做到了汉武帝、卫青霍去病做梦都想做却没做成的事儿。这便是“不战而屈人之兵”的最高境界,古之名将,无过于此。

  • 简单来说西汉郡国并行制就是一部分国土由皇帝直接管辖;而另一些地方则分给同姓皇族,这些地方分别实行分封制以及郡县制。这使王国越来越多,诸侯管辖的领域越来越小。而西汉时期王国最多的时期达到了王国二十五个,汉郡为四十三个,加强了中央的统治,基本解决了西汉郡国并行制的弊端。真正使诸王领域愈来愈小的并不是西汉郡国并行制,而是汉武帝的推恩令。郡国并行制度一直延续到了清朝,不同的是后面朝代的分封只有其名没有其权。历代统治者都在不懈的加强自身的统治,这使得中国封建社会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得到了极大的发展。

  • 在上一学期的基础上,这学期的研课不再那么手足无措了,但只待研课结束时,也未能设计出一个合自己心意的框架来。有时我感到研课比读书还难,但真正的修炼或许正在于此。做那些从未做过的事,挑那些一看就不想弄的文章来做框架,的确不易,相比之下,读读现成的东西,欣赏欣赏别人的思维确实要更惬意、小资一些;但,自我麻痹式的陶醉、分离与遮蔽的生活或许也正是这样发生的,要想看到另一个可能的你,就必须这么做。

  • 西哲,我仅读过《苏菲》,后来初步整理过《哲学导论》,再无其他了。并且,中哲还未来得及选修,本来打算下半年选修的,看来要延期了,如今要主持这门课程,其难度对我来说的确够大。但,眼下重要的是,这已经是个既成事实了,唯一有意义的,就是着手眼下该怎么做。照着魏老师的建议,买来了罗素的哲学史,文德尔班的哲学史(这还是在二手网上买的,后来也根本没时间去看,到现在还睡在书橱里)。罗素的书一到手,就吓了一跳:密密麻麻近千页!呵呵,这要啃到哪一天!必须要有个计划,否则就乱了。就这样,晚上《非理》补充阅读并准备作业,白天就慢慢啃起了罗素,一句句,一页页,反反复复地过。到暑假开始时,竟也两三百页过去了。

  • 我告诉孩子们,如《赠别》的最后所说:要是没有离别和重逢,要是不敢承担欢愉与悲痛,灵魂有什么意义,还叫什么人生?

  • 简单来说西汉郡国并行制就是一部分国土由皇帝直接管辖;而另一些地方则分给同姓皇族,这些地方分别实行分封制以及郡县制。这使王国越来越多,诸侯管辖的领域越来越小。而西汉时期王国最多的时期达到了王国二十五个,汉郡为四十三个,加强了中央的统治,基本解决了西汉郡国并行制的弊端。真正使诸王领域愈来愈小的并不是西汉郡国并行制,而是汉武帝的推恩令。郡国并行制度一直延续到了清朝,不同的是后面朝代的分封只有其名没有其权。历代统治者都在不懈的加强自身的统治,这使得中国封建社会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得到了极大的发展。

  •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……

  • 《我们这样上语文》

  • 16条记录

Copyright © www.spfengcai.cn 版权所有    苏ICP12345678